Skip to main content

煮茶比泡茶

比泡的抗癌效果更明显

煮茶

之为饮,发乎神农氏,饮自兽周公”,我国喝的风尚,源远流长,上下五千年。具有“止渴、清食、少睡、利水道、明目、益思、除烦、去腻”(明·钱椿年:《谱》)之功效,但更让人回味无穷的是其蕴涵着的丰富的人生意趣。煮品茗,是一门具有文化意味闲暇艺术,盖因不论贵贱雅俗、贫富穷达,之为道,总是存在于人们的休暇生活中。 而现代人饮都习惯泡饮,煮之风慢慢被湮没,其实煮相对泡来说好处更多,而且煮也是中国文化的一种复兴,和人们生活方式的一种回归。

总结来说,煮有三宜:
   
宜煮一:贵族生活体现
   
之风是在唐代兴起,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其中最有名就是陆羽煮,陆羽煮同时也是唐代饮文化的主体,是陆羽在总结前人饮经验的基础上,通过亲身体验,提出了煮的理论并付诸实践,开创了饮新风尚。煮渐渐成为上层贵族的一种生活习惯,以交友,以论德。陆羽煮法距今已有1200余年,其煮法讲究技艺、注重情趣,要求、水、火、器“四合其美”。
   
魏晋以来,天下骚乱,文人无以匡世,渐兴清谈之风。这些人终日高谈阔论,必有助兴之物,于是多兴饮宴,所以最初的清谈家多酒徒。如竹林七贤。后来清谈之风发展到一般文人,但能豪饮终日不醉的毕竟是少数,而则可常饮且始终保持清醒,于是清谈家们就转向好。所以后期出现了许多人。“吾年向老世未薄,所好未衰惟饮”,北宋时道盛行之时,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向世人坦言“所好未衰惟饮。”
   
宋朝时,煮已经成为朝廷官场待下之礼,多见于送人笔记,王国维《遣客之俗》已有考证,云:“今世官场,客至设而不饭,至客人延客,则仆从一声呼送客矣,此风自宋已然。”
   
宜煮二:健康生活保证
   
英国科学家发现,和用沸水泡相比,用壶煮可以让叶释放出更多的抗癌物质,抗癌效果更好。研究表明,叶在壶中煮沸5分钟,可以吸收癌症中有害物质的抗氧化剂的浓度达到最高峰,饮用在壶中煮制5分钟的水一小时后,血液中的抗氧化剂水平上升了45%。研究还发现,叶在壶中泡制更长时间并不会产生更多的有益成分,反而会减少;如果向水中添加牛奶,并不会影响的抗氧化剂成分。
   
用壶煮,煮茯最宜。茯是黑类紧压的一支奇葩,以其解腻、降脂、助消化的突出功效,千百年来与奶、肉一起成为我国西北各民族的生活必需品,现在它更受到都市人的垂青。茯带给人一种新鲜细致感,它的外形不同于红绿那纤细的身段,也不同于另一些叶的奇形异状,它只是个棕黑色的小砖,形象颜色虽不气派,倒也略显古朴,使人不由得想起那悠悠漫漫的丝绸古道,掰开砖闻一闻,一股茯特有的馨香轻轻的淡淡的散开来,仿佛在低声述说马古道上那遥远的故事……
   
烹煮茯,汁液红亮透明,随馨袅袅飘升的水汽,杯里送来缕缕香,虽与茯苓不沾边,可这醇香中分明夹着茯苓等的香气,喝上一口细细品味,你会发现同样醇香的滋味过后又有微微的甘甜,好像远游归来,身上还带着那草地、那山林、那旷野的气息。

煮茶

宜煮三:怡情怡身怡心
   
可以在二人或二人以上进行,也可以独个自煮(水)、自点()、自品,它给人带来的身心感受,能换来无穷的回味。煮是非常讲究的,茯种类繁多,有昂贵的,有平价的有低廉的,其实都是,区别在哪里?不在于本身的品质,而在于喝人的心境。
   
都市人的悲哀就在于总是在钢筋混凝土的垃圾废墟中找寻一种返璞归真的所谓闲情雅致,所以免不了在空虚与无聊中为烦躁与浮华找寻些许的清宁。对白领和时尚人群来说,红泥小炉、紫砂小壶过于烦复,置一台黑机正好,虽不能得到味之绝妙,倒还让茯的色香味悠然滴落,时尚在弥漫。蒸汽袅袅,香四溢。倾身提壶,将一漾红波倒入杯中,啥时只见水光潋艳,山色空蒙,香雾缭绕,浑然不知身在何方,甘爽的味道交织于舌尖,残留的余香久久不能褪去,愈久愈让人沉醉。闭目凝神,让往日的愁苦和着淡淡不肯散去的香的清苦,在空气中交织缱绻。难怪有人说:道者,煮之乐同饮之乐各居其半,是为乐也。
   
与朋友相约,众人围坐,倾心而谈,听着水沸腾的声音,不禁让人想起孟德煮酒论英雄,只不过,此时所煮不过茯而已,较之孟德不同。起身煮,少了那种豪气与心计,多的是温馨与怡情。围壶而坐,享受煮的乐趣,的浓香似已胜过美酒。

煮茶